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主播联盟】(04-05)【作者:shisu1235】
【主播联盟】(04-05)【作者:shisu1235】
字数:579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

  除了朱芳君,方才在决胜局中闪了神的简懿佳也与猛龙一进门就开始相拥相吻,虽然是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但在催眠师的催眠下,简懿佳早就已经忘了这层尴尬,他的眼中猛龙就是一个全身上下无处不散发着男人的魅力的猛男,而这一位刚好对上了简懿佳的心坎里,棒棒或是总经理什么的,都暂且先抛到脑后去了。
  简懿佳双脚一跳,跳到了猛龙的身上,双脚紧夹猛龙的腰,猛龙也顺势将双手放在简懿佳的弹性十足的两片臀肉上,然后忽然紧掐,惹的「爱情转移」药效还没完全退去的简懿佳一阵舒爽,叫出声音:「喔喔喔天啊这样好舒服喔??屁股被这样掐??痾痾嗯哼??阴道里面好奇怪好痒??喔喔喔你的身上好香啊??好壮的身材啊??我爱死这样的男人了??」

  猛龙将简懿佳放到用石材做成的TV柜上,一股冰凉感穿过了早就湿的不能在湿的紧身裤简懿佳将双手向后放面,抬着双腿,让猛龙的舌头快速地舔弄着湿成一大片的下荫处,简懿佳叫着:「阿阿痾喔好爽啊??舔的懿佳好爽啊??再来啊从刚才在台上就一直好想要了啊??痾痾嗯哼??好舒服啊??」

  猛龙抓起紧身裤,用力一扯,紧身裤从阴道处那边破掉,露出了因为淫水氾滥而湿透的阴毛和阴唇,猛龙嘴巴整个凑上去,舌头窜进阴道中,简懿佳整个人震动了一下,双手抓住猛龙的头发,对着天花板喊道:「好爽好爽好双啊??你舔的懿佳好爽啊??我要高潮了我要高潮死了??要变的非常的色情了啊??喔喔喔喔再来啊??不要停啊??」

  有意无意的,简懿佳将猛龙的头压得更靠近自己的阴道,而猛龙的嘴不仅吸吮着简懿佳的阴唇,更对着挺立的阴蒂攻击,简懿佳的尖叫声不停。

  猛龙露出龙屌,壮硕的龙头让简懿佳惊讶万分,但却是欲望大作,猛龙单手扶着简懿佳的肩:「要上了喔!」

  「快进来吧??我已经等不及要被你干了啊??喔喔喔进来了啊??怎么会这么大??才刚一点点进来而以啊??喔喔嗯哼哼??要变的淫荡了啊??喔嗯哼??」

  「我操!简懿佳,你有够紧的啊!这是什么穴啊!这么紧!看来真的都在练跆拳道,都不做爱的!」「喔喔嗯哼??龙哥哥真的好强大啊??喔喔嗯哼这样的棒子懿佳承受不了啊??啊啊啊又更进来了啊??救命啊要被撑的好大了啊??」
  「我就送你一个猛龙直捣吧!看我这根蛟龙棒灌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痾痾全部都插进来了啊??痾痾恩哼怎么会这样??这么爽啊??一下子就顶到最深处了啊??被顶到了好爽痾痾痾嗯??」

  只说猛龙将简懿佳整个人抱了起来,简懿佳双手紧紧搂着猛龙的脖子,猛龙站着疯狂操顶简懿佳,简懿佳的马尾甩晃得宛如真的马尾一般的,简懿佳第一次尝试到如此凶猛的性爱,不由自主的放荡:「喔喔喔喔第一次被这样子干啊??要死了要上瘾了??不行了啊好像要高潮了啊??第一次被这样操到高潮了啊??痾痾痾恩??恩哼恩哼??再大力一点懿佳还要更多更猛的啊??」

  猛龙身子向下弯,让简懿佳呈现悬吊状,简懿佳的身体从紧贴猛龙变成像是抱树干一样的悬空着,而一对酥胸的晃动相当剧烈的表现在猛龙的眼前。

  猛龙如不断尝试着挣脱枷锁的猛兽一般地用力向前动,而每一下都是让龙屌非常大力地撞进简懿佳的浪穴中,简懿佳仰着下巴,头发垂到地面上,大叫道:「要命啊要命啊这是什么啊??喔喔喔喔嗯哼你的龙棒子干的懿佳好爽啊??天啊痾痾痾嗯哼不要停啊再给我再多一点??用龙棒子撞死懿佳吧??喔喔喔喔喔喔要高潮了啊??」

  猛龙将简懿佳放到地面上后,将简懿佳的右腿放在肩上,有点侧着身子的操干着简懿佳,简懿佳这个时候早已经因为内在春药的药劲爆发以及外力猛龙的暴冲而已经失去了理性,猛龙看简懿佳已经成为性欲的奴隶,便用手抓住简懿佳的胸部,用力一拧,简懿佳睁大眼睛大叫:「这是干什么啊喔喔喔喔喔好爽啊??怎么会这么爽??喔喔嗯哼哼哼哼干死我了??被抓奶怎么会这么爽??啊啊要死了龙屌又插入最深处了啊??」

  「真有这么爽?」

  「爽死我了??我的龙哥哥干死懿佳了??阴道都快要变成你的形状了啊??喔喔又撞进来啊怎么会这么爽啊??爽到最深处了啊??不行了啊??要高潮了啊??锕锕锕嗯哼??」

  猛龙加快速度和力道,眼看着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是再让简懿佳发骚下去,等下的跳远比赛一定会一塌糊涂,猛龙说:「简懿佳,你要是等下得了第一名,我就会把你干到爽为止」

  「好好好一言为定啊啊啊啊啊锕??不可以骗我啊??我要是赢了就要干死我啊??喔喔嗯哼好爽好爽又要高潮又要去了」

  猛龙一个潜龙入洞,将精液喷进了简懿佳的阴道中,简懿佳在地上一边大叫一边痉挛着。

  下午场的竞赛又再次展开,这一次的比赛项目是跳远,朱老闆走上台后,丰哥和陈海茵也走上台,朱老闆又再次拿着麦克风,笑着说:「好的感谢你们再次回到现场直播,这次的运动项目为跳远,且看我们的运动选手,每一个看起来都是精神奕奕,应该都是已经准备好要挑战了!」

  只说站在最右边的是朱芳君,朱芳君一件深蓝色的紧身短袖上衣和一件几乎要跟三角地带同高的鲜红色短热裤,脚上一双黑色的钉鞋,让她162公分、34D2535的劲爆身材一览无遗。

  而在朱芳君旁边的则是拥有166公分高33C2434火辣身材的吴依洁,吴依洁穿着卡其色的紧身短袖上衣配上亮黄色的短热裤,一时之间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站在中间的是一身黑色底白圆圈做花样的短袖紧身衣和樱花粉色的短热裤,五名参赛者中唯一的中长发,吴宇舒虽是只有32B2434算是平凡的三围,但光是一双令人称羨不已、堪称名模中的名模的美腿站着,就已经是全场的焦点。
  再过来是李亚蒨,她是穿上一件水蓝色的短袖紧身上衣和一件黑色的短热裤,她习惯性的将背打直,而这打直让162公分高32G2434的魔鬼身材更显耀眼。

  最后最左边的则是简懿佳,165公分高的她穿着白色的上衣和桃红色的热裤,32C2535的匀称身材,也是自成一格的好看。

  「好的,请大家将目光从我们美丽又能撩起您们深处欲望的运动员身上先转移到旁边来,那边就是我们等一下比赛的场地了,旁边有我们最专业的裁判们,他们将在稍后为我们的选手量测跳远的距离」朱老闆说着。

  只见助跑区域和沙堆中间有着一个弹簧跳板,这时陈海茵站了出来,说:「那个跳板是我身为特别裁判长特别为我们选手们争取的,毕竟我们的选手都不是本科,自然没有那么多的力气来呈现比赛的美丽之处,所以那块跳板将会成为你们的最佳工具,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示范影片」

  在台上的萤幕又出现了画面,这次里头的示范人是迪丽热巴,169公分高32B2837的绝顶身材在那套粉红色与吴宇舒等人同样款式的运动服里更显得上天的不公平,只见迪丽热巴那张如洋娃娃一般的脸上流着汗水,眼神坚毅地看着前方,接着在鸣枪后,快速地向前狂奔,然而才刚跑没几步路,忽然就看见迪丽热巴出现异状,本来跨很大步的双脚变得非常小,且速度一下子骤减,脸部表情也逐渐变得扭曲,红红的唇张着,都可以想像是怎么吐着气,发出喘息声。
  终於跑跳板前一步,迪丽热巴用尽力气地跨上去接着奋力一蹬,身如飞燕一样的在空中飞舞初一道完美的轨迹后,落入沙坑中,而就在那一刹那,迪丽热巴的尖叫声传了出来:「阿阿阿阿阿不要这样子啦??痾痾痾不要不要??不要一直电我的胸部啊??我的屁股??啊啊啊啊为什么么我起不来啊??锕锕痾不要插进来啊啊啊啊好痛啊??救我啊救我啊??这是什么假肉棒啊好痛啊??」
  大概花了快要三分钟,迪丽热巴才从沙坑中爬了出来,躺在地上疯狂地喘着气,而镜头带到沙坑,土黄色的沙如今黑了一大半,在看迪丽热巴雪白的双腿间,竟留有一滩水。

  「示范影片结束后,我要来跟大家说明白两项规则,第一採跳板时只能用单脚,这点非常重要,第二,必须要在十分钟之内离开沙坑,超过一分钟将会扣五公分,如若超过十分钟,直接不列入成绩,而在前五分钟内能离开的,每提早一分钟,多增加三公分」陈海茵说。

  「再次感谢我们特别裁判陈海茵小姐非常详细且简单清楚又明确的规则介绍」朱老闆说。

  吴宇舒转头看向李亚蒨,李亚蒨说:「怕什么!就是赶快爬起来就好!」
  「OK,接下来来宣布出场顺序,首先第一位是我们的喔伊细主播,李亚蒨」
  朱老闆的话一出,顿时引爆全场轰动,李亚蒨却是面带苦笑,跟吴宇舒说:「我刚才事不是把话说的太满了?」

  「加油!」吴宇舒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一句,毕竟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站在住跑道上,李亚蒨将双手往天空拉,又压了压腿,暖身过后,一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拿着一杯水走到李亚蒨身边,李亚蒨不解地看着外国人和杯水,这时丰哥说:「就喝了吧,这也是规则之一,要先喝杯水」

  受了不得违抗指示的催眠的李亚蒨点点头,接过杯水,一口就将水全部都喝完,外国人将空杯子拿走后,也跟着退开。

  李亚蒨吐了一口气,心想:「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就拼了吧!」

  摆好起跑姿势,拿着鸣枪的丰哥问:「准备好了吗?」

  李亚蒨点点头:「好了」

  「三、二」丰哥倒数两秒后,按下鸣枪,李亚蒨快奔而出,然而跑了几步之后,忽然阴道内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还伴随着:「嗡!嗡!嗡!」的声音,李亚蒨这才了解为什么在示范影片中,迪丽热巴会突然减缓速度。

  咬着嘴唇,不断地小碎步往前跑,但阴道中不知什么时候被塞进去的跳蛋却不停的高速振动,李亚蒨发出「嗯嗯嗯哼??呜不要这样子??快停下来啊??不要??」的叫声,再加上一对巨乳的甩晃而产生的振动轻微的疼痛都在「爱情转移」的药效下,让李亚蒨感觉到全身都燃起了熊熊的欲望。

  再接近跳板时,李亚蒨发挥平时跑马拉松的毅力,忍着不段加剧的快感,增快奔跑的速度,大叫道:「啊啊啊??冲啊??」

  右脚踏上了踏板,而就在右脚踏上踏板的那一个瞬间,李亚蒨一对Gcup的巨乳下缘,同时也是李亚蒨的性感带,被一阵高电量的电流电了下,这一电李亚蒨差点失了神,瞪大了眼睛和张大了嘴巴,发出淒厉的叫声:「怎么会这样子??喔喔喔喔喔高潮了啊痾痾嗯??胸部被电到高潮了啊??痾痾痾痾好爽啊??阴道的跳蛋洞个更快了啊??痾痾痾痾痾??」

  五名主播身上的衣服和裤子都是经过「红床大会」的精心设计,而且还根据每个主播不同的体质量身定做,衣服之所以紧身,不只是为了凸显主播们的身材,更是因为里头装有导电片,而这些导电片则是被设置在每个主播身上的性感带上,就如同李亚蒨的下胸缘一样,而在跳板上是第一次的通电,是数与高电量急促性的电流,一瞬间就要把人带上高潮,同时也促使主播们阴道中的跳蛋更加剧烈的跳动。

  只见李亚蒨在空中边高潮边大叫,但好在平时热爱跑步的关系而腿力相当够,李亚蒨足足跳了将近四米的距离,眼看她摔入沙坑中,在一旁的壮壮立即按下手中的雷射笔,照向李亚蒨首先落地的地方,在看板台上同步显示出:「3。84M」

  全场一片欢呼,第一个人就创下如此高的纪录,令观众们讚叹不已,然而在沙坑中却是另外一种声音响起,呻吟声:「喔喔喔喔怎么会这么样??痾痾痾好爽??好舒服痾痾哼??不要再来了不要再电我了??啊啊啊啊痾??要高潮了啊??」

  只见落入满是只要一碰到水就会变得黏性十足的特殊沙粒的沙坑后,李亚蒨因为赛前喝了满满一杯添加了春药「爱情转移」的水,这一落地的痛感瞬间转移到性欲上,再加上因为阴道中的跳蛋和刚被电击下胸电到高潮,李亚蒨瞬间潮吹,而水一流出来,李亚蒨变得难以动弹,而在碰到水的沙子容易导电,不在只是单纯的电击性感带,全身性的微电击,让李亚蒨更是陷入挣脱和享受的两难中。
  「啊啊啊不要了??亚蒨不要了??亚蒨快要爽死了嗯嗯嗯哼痾痾痾呜??阴道胸部手大腿屁股痾痾??都被电了啊痾痾痾嗯哼??」

  李亚蒨爬起身子,忍着不断侵袭欲望的微电流,逐渐往沙坑旁边爬去,离坠落不过刚三分钟过去,李亚蒨似乎有机会再增加距离,但就在场外的吴宇舒是这么想的时候,忽然一根快说是壮壮一比一大小的铜制假阳具穿过了沙粒,直抵李亚蒨因为爬式而露出的阴道。

  「啊啊啊啊啊这是干么痾痾痾痾痾??插进来了是壮壮哥哥的大小阿阿呵痾哼??不行了又要高潮了??壮壮的鸡巴在干我啊啊啊啊啊啊??」

  假阳具插进去李亚蒨的阴道后,疯狂的搅动,李亚蒨不得不停下来,就连自己也想不到回如此享受一根假阳具。

  「喔喔喔不行了??在这么下去真的要受不了了了壮壮哥哥??啊啊啊啊啊我又高潮了啊??爽死我了我竟然被干到高潮了啊??」

  李亚蒨就这么狗爬式撑了三分钟才又开始缓缓移动,幸好假阳具不会跟着动,李雅蒨顺利在第七分钟时逃离沙坑,整个人瘫软在一旁,壮壮走了过去,一把抱起李亚蒨,李亚蒨说:「壮壮哥哥,等等求你再干我」

  「我会的」

  而壮壮一把抱起李亚蒨的举动让吴依洁看得甚是吃味,不管怎么说,当年与壮壮的情分都还在,有时壮壮都还会来自己家里干自己,如今竟要看着壮壮抱其他人,宛如就是劲敌刘盈秀在场似的令吴依洁愤怒。

  「第二位,吴依洁」朱老闆宣布。

  吴依洁全身颤抖了一下,毕竟自己的压力非常的沉重,一方面是看到刚才李亚蒨刚才的成绩以及对壮壮行为的愤怒而想求好成绩,另外一方面又是因为自己在第一项比赛中的大失常而导致方才在宿舍中被白牛很操狠狠教训了一番,就算有「爱情转移」的转移痛感,至今阴唇还是感觉非常的肿胀,阴道内更是热痛地令吴依洁连走路都感觉痛苦,但不管怎么样这一次吴依洁都有着不能再次失误的压力。

  吴依洁走到助跑道上,看着在远方沙坑旁的白牛,白牛因为带着面具,让吴依洁依旧感觉陌生以及惧怕,就算身体早已经无法抗拒白牛的调教,但在面具底下到底是怎么样,吴依洁依然感到怀疑。

  「还好吗?依洁」丰哥问。

  「嗯,我准备好了」吴依洁喝完水,点点头,告诉自己要平静下来。

  「三、二」丰哥高喊两声后,按下鸣枪,吴依洁奋力向前奔跑,但也在同样的地方时,阴道内的跳蛋开始震动,吴依洁瞬间从低头卖力冲刺变成高抬头,喘气声中还包含着:「阿阿阿阿阿怎么又来了??痾痾嗯哼什么时候进来的??喔喔喔我会忍不住的啊??」

  就如同前头所述,吴依洁刚才在宿舍中被猛龙狠狠操了一番,如今尚未回复正常,又碰上强力震动的跳蛋,敏感体质的吴依洁又再次流出淫蜜,雪白的大腿上沾满了淫蜜,更由於快跑而到处飞溅。

  左脚在跳板上用力一蹬,高强度的电流立即让以锁骨为最敏感的性感带产生剧烈的快感,又因为淫蜜的关系,让从跳板传上来的电流也在吴依洁纤细的双腿上产生了导电效果,而这导电效果让喝完拥有大量「爱情转移」的春药水的吴依洁在空中惨叫:「好好好好好爽啊??喔喔痾锁骨怎么会突然被电啊喔喔嗯??要高潮了啊??好奇怪啊阴道阴道阴道又高潮了啊??」

  摔在地上的瞬间,白牛测定吴依洁的距离,银幕上显示了:「3。8M」的不错成绩,而吴依洁则是在沙坑中受尽因为李亚蒨潮吹的关系而变得湿黏且导电力十足沙子的苦,疯狂地大叫着:「阿阿阿阿阿全身都被电了啊??喔喔喔喔喔好像有一百个人在干我啊??喔喔喔嗯痾??不行了不行了啊??再这样被电下去呜嗯痾嗯痾真的要疯狂高潮了啊??」

  吴依洁在被埋藏在从沙坑旁编的管路传出的电流电击时,赫然发现自己刚才被白牛那样猛操反而成了自己的优势,自己不会那么痴恋在不断的高潮中而无法自拔,很快地吴依洁就已经爬到了沙坑边,才花费了一分半,眼看着吴依洁的手就要碰及地面,忽然一根白色的金属假阳具从吴依洁的双腿下方窜出,而且直挺挺得直接刺入吴依洁的阴道中,吴依洁被吓傻了,本来是双手撑地趴着,被插入的瞬间,上半身立即挺了起来,双手摀着阴道处:「还来啊痾痾痾嗯哼??这么大根的假阳具喔喔跟好像跟??跟牛哥哥的一样??一样大啊孩一样猛喔喔喔恩哼??牛哥哥救依洁啊??」

  假阳具挤压到了跳蛋,假阳具被跳蛋的震动震的也是狂抖不停,吴依洁身体不断地抖动,手指甚至还搓揉着阴蒂:「好爽好爽啊真的要爽死淫荡??淫荡的喔嗯哼嗯哼依洁了啊喔嗯哼??再这样下去真的要不行要去了啊??」

  在台上的陈海茵见吴依洁的优势正因为假阳具的关系而逐渐消失中,立即抬头向在主控室的马老闆看去,马老闆看见陈海茵的眼神后便马上将在沙坑中流窜的电流关闭,吴依洁顿时失去了电流的刺激,理智也稍微回来了,双脚用力地往前挪动,本来放在阴蒂上的守则是伸长了去碰触地板,在碰到地板的瞬间,一切攻击都消失,吴依洁几乎可以说是用滚的滚出沙坑。

  朱老闆说:「大家请为吴依洁选手鼓掌,他只花了两分半就脱离的沙坑,按照比赛规定,我们将增加吴依洁选手的距离六公分,吴依洁选手这一跳的成绩是3。86M,超越了李亚蒨选手的3。85M」

  吴依洁听见,露出了一抹美丽的微笑,心想:「赢了!终於赢了!李亚蒨,我赢你了!」

  这时白牛走了过来,握着吴依洁的手,吴依洁有气无力地说:「谢谢你,白牛哥哥,依洁决定每一次进宿舍都要被你搞死」

  「少说话,多休息!」白牛严肃地说。

  第三位上场的是朱芳君,朱芳君本就不是特别擅长运动这件事,更看到前面的惨状,在起跑点上是特别的不安。

  「不用担心,只要向前跑之后用力跳就好」丰哥说。

  「谢谢你,丰哥」朱芳君边说边看了丰哥一眼后,转移视线到陈海茵身上,陈海茵微微点了点头,朱芳君便说:「好了,我准备好了!」

  鸣枪之后的冲刺,朱芳君是目前三个里面最慢的一个,且看朱芳君一对美乳上下甩动,又因为跳蛋的刺激,红色的脸颊配上一次一次的娇喘气,虽然大家马上就认定朱芳君成绩不会很好,但却是看得相当过瘾,又因为朱芳君那甜蜜蜜的声音叫着:「啊啊啊啊好大力好大力的震度啊??哪有人在跑步的时候还放跳蛋的啊啊啊啊痾嗯哼??要死了要死了??我会不行的啊??」

  说起来,刚才的吴依洁是被干得非常残暴,朱芳君则是被干的被灌满精液,根本就还来不及全部流完,就被巨大的跳蛋刺激,精液瞬间变成了润滑剂,比起前面两个更加的刺激着阴道内壁和神经。

  「不要再用了啊??痾痾嗯哼好像要高潮了啊要高潮了啊??喔嗯哼喔喔喔喔嗯??震动到了啊震动到G点了啊??喔喔嗯哼高潮了啊??」

  朱芳君从跳板跳起后,一对美乳的侧缘瞬间被强度电流刺激,朱芳君双眼紧闭,双手紧紧掐住自己的一对胸部,手指间乳房四溢,看的是全场惊呼声连连,朱芳君叫着:「啊啊啊啊啊干么??干么电人家那里喔喔芳君那里很敏感啊痾痾嗯哼??会高潮会停不下来的高潮啊喔喔嗯哼痾痾嗯哼??」而就在高空中,朱芳君的双腿莫名其妙地打开着,而就在这样的姿势下,朱芳君的阴道不断喷出白色和透明的液体,全入都落入沙坑中,看的就连丰哥也感到非常不妙,这样的水量,沙坑里的沙会如胶水一样的让人难以动弹。

  但在后面的陈海茵却是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进入沙坑中后,朱芳君的处境比之前更加艰辛,几乎不能动的状态下还被四面八方袭来的电流电的是尖叫声不断:「阿阿阿阿阿阿高潮死了啊??喔嗯哼喔嗯要被电死了啊??胸部胸部我的胸部??好爽好爽啊??侧边下缘乳头整个??啊啊啊好爽啊好爽啊停不下来了啊??」

  忽然朱芳君的背下面的沙地有一道板子抬起,朱芳君整个人又在空中翻了一圈,再次摔入沙坑中,「爱情转移」的药效立即让朱芳君受到非同小可的刺激,要不是被黏着,朱芳君整个人早已经弓了起来,但摔归摔朱芳君却已经相当靠近沙坑的边缘,朱芳君只要在爬行一下子就可以摸到边缘。

  就在朱芳君挪动了一下后,只要在伸手就可以碰到了的时候,忽然一根巨大的按摩棒破沙而出,高速的震动搭配上阴道内的跳蛋产生共振效果,让朱芳君的腰部到膝盖整个都脱离黏沙,朱芳君惨叫:「阿阿阿阿阿阿好爽啊??爽死了这是什么效果啊??刚才那一瞬间超爽的啊??喔喔嗯嗯哼再来我还要再感受一次阿阿阿痾??又来了啊??」

  巨大的按摩棒再次与朱芳君浪穴中的跳蛋产生共振,朱芳君这次整个人爽到都跳了起来,白眼都翻了,而这一跳起来也跟着把朱芳君带出了沙坑。

  「耗时七分半,朱芳君选手的纪录为3。69M」朱老闆,说。

  再来的是简懿佳,简懿佳豪气地将带有「爱情转移」的水喝下去后,摆好预备姿势,枪声响后,简懿佳不愧是夺冠热门人选,相比之前三名,可以说是风驰电掣,就连在主控室的马老闆也晚了几秒才让简懿佳小穴中的跳蛋开始震动,而这几秒已经让简懿佳充满了优势。

  「阿阿痾嗯哼开始了??我一定要忍着啊??痾痾嗯哼好像也还是忍不住啊??啊啊啊啊好痛又好爽啊??锕锕嗯救命啊??」

  简懿佳虽是叫着,但速度还是相当的快,双手摆动和双脚的移动的摆伏都尽可能最大,这样才能稍微抵消跳蛋的攻势,但就算如此,渐渐晕红的脸颊还是骗不了人。

  「喔喔喔喔喔怎么会突然这样子??腋下被电了啊??喔喔喔喔好爽啊好舒服啊痾痾哼嗯哼啊啊啊啊救命啊??喔嗯??呜呜呜呜要好高潮了啊??」
  只说简懿佳奋力一跳,属於性感带的腋下马上就被电流电击,就算简懿佳跳的这一下是多得么完美,高强度的电流还是让简以夹在空中急速高潮。

  「会爽死人的啊??喔嗯哼天啊??在空中高朝还是第一次啊??喔喔喔嗯哼小穴里的跳蛋震得懿佳佳好舒服啊??腋下也是不行不要了不要了啊??」
  仅入如糨糊一班的沙坑后,电流顷刻间就电满全身,简懿佳极力想要挣脱黏沙却还是频频被受限制,而电流不仅透过特别设计的衣服通电,更利用简懿佳身上沾黏的每一颗沙来做导电,电的简懿佳是浪叫不停。

  按摩棒忽然顶着简懿佳双脚分开而露出的三角洲,不像朱芳君那样的强劲,却是绵劲不断,简懿佳虽没受到致命的攻击,却还是不断被弄的有舒服又想要。
  「好想要更多??好想要更多更多的东西干我??啊啊嗯嗯要像猛龙哥哥一样干死懿佳啊??喔恩哼懿佳最喜欢被干了啊喔喔嗯再来再电再按摩啊喔喔嗯??」
  简懿佳边爬边叫着,好不容易脱离了按摩棒,来到边缘时,一股强劲的电流忽然从简懿佳的的手掌传到腋下,简懿佳用力的将其中一只手的手指塞入阴道中,用力地按住跳蛋,全身因为手接触到跳蛋的震动剧烈抖动,而淫水则从隙缝中不断喷洒而出,另外一只手则是在简懿佳一边淫叫一边伸出后摸到外面的地板。
  「哇呜,简懿佳选手跳了4。19M,再加上三分钟就离开沙坑,总纪录为4。23M」

  猛龙再走向简懿佳之前看了大大一眼,低声地说:「看来宇舒不会好受的」
  大大沈默不语,只是在猛龙离开后悄悄看向正背对过去压着耳机低声窃窃私语的陈海茵。

  而陈海茵则是在与控制室那边下达指令:「绝对不要放过她!可以用上的通通都给我用上!」

  吴宇舒走向助跑道,心里有着莫名的惴惴不安,女人的直觉不断告诉着他会有坏事情发生,一旦她走到那条线上。

  但吴宇舒还是走去了,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时在一旁边的裁判长丰哥问:「真的准备好了吗?」

  吴宇舒看向丰哥,丰哥的眼睛中透露着一些讯息,但宇舒并没有解读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讯息,他将日本男子工作人员端来的水喝下:「可以了」

  丰哥点点头,举起鸣枪,「砰!」的一声,吴宇舒起跑了,在台上的陈海茵心想:「开始吧!在举重没得逞的,这里你绝对跑不掉!」

  比所有参赛员都还要早开始受到跳蛋的刺激,而且在吴宇舒花穴中的那颗跳蛋比其他人的都还要大上一号,那是专门给已经被干到松掉或坏掉的母猪用的超强力型跳蛋,而且不只尺寸,就连表面也被设计成凹凸不平状,有圆形的突起物,也有尖的刺,这颗跳蛋一开启,除非是已经被大会公认是母猪等级的女人,不然没有一个人可以撑上三分钟。

  吴宇舒不只是放慢脚步,更差点跌坐在地,花穴中的那颗跳蛋让吴宇舒瞬间高潮,天生就是超敏感体质的吴宇舒被这一震当真是花容失色,大叫道:「阿阿阿阿阿阿这是什么东西啊??喔喔喔喔喔突起物好多??好痛还好刺人啊痛痛痛死宇舒了啊??喔嗯哼太大了吧这颗太大了啊??撑不住啊啊啊痾痾??」
  从起跑点出发不过只跑了一半的距离,吴宇舒已经是汗水淋漓,整件黑色白圆点的短袖紧身运动衣湿透的更加紧贴吴宇舒的肌肤,而樱花粉的裤子也早已背部段渗出的花蜜弄湿越来越重,助跑道上是蜜迹斑斑,更是想着吴宇舒的呻吟声。
  好不容易才来到距离跳板前不远处,忽然花穴中的跳蛋停止了震动,吴宇舒立即振作,迈开步伐快速往前跑,然而吴宇舒却不知道这是马老闆未经与陈海茵商讨只为了得美人欢心而自主设下的陷阱,吴宇舒快速奔上跳板,就在吴宇舒用右脚使力一蹬的瞬间,强力的电流瞬间冲上来,而花穴中的跳蛋也因为这股强力电流再次开启。

  本来只是设计在吴宇舒的性感带腹肌和乳头的电片,却在因为刚才喷汗过多让整间衣服都变湿,电流一通过,变成整件衣服都导电,吴宇舒瞬间张开嘴:「啊啊啊啊啊不要啊不要这样全身都电啊??喔喔嗯哼这已经不是催情??啊啊啊啊这是虐带啊喔喔恩哼乳头被电了啊啊啊啊,肚子肚子痾痾痾不行了不行了啊??」

  刚才前面四人在空中高潮的画面在此时此刻的吴宇舒面前就像是小巫见大巫一般的微不足道,除了用字面叙述:「吴宇舒在空中整个身子都弓着、肌肉绷紧,俏乳上的两点奋力顶着衣服而现,一双美丽的眼睛睁得非常大,而嘴也似乎不知道阖上是什么似的张开,红舌竟也因为极度的高潮而吐了出来,唾液流出来,右手紧紧掐着自己的右乳,左手用力按着自己的阴道,双脚大开的宛如要让头种马将阴茎塞入一样的开,而银泄飞泉自天上来恐怕就是在形容现在吴宇舒潮吹喷尿的场景」之外,已经超出了笔墨能形容出的淫靡之态。

  狠狠地摔入沙坑中,吴宇舒基本上已经无力争扎,全身都被比糨糊更黏的沙子黏住,而自旁边导管中传来的电流从吴宇舒的脚指头到吴宇舒的头发都走过,吴宇舒被大大干了上千万便却还是紧实的像处女的阴道此刻从吴宇舒的骄傲变成了她的负担,无法松开的阴道内壁被迫不断受母狗跳蛋的攻击,而一高潮后变成更加敏感的体质也让吴宇舒在沙坑中吃尽了苦头,一边蠕动着一边大叫:「不要再来了喔喔嗯哼不要再电我了??拜託你们放过我吧喔喔喔嗯又来了啊又要被电到高潮了??跳蛋跳蛋喔喔嗯要泄了啊??」

  又再一次,电流和跳蛋都消失了,吴宇舒喘着娇气,泪水斑斑的爬起身往沙坑边缘匍匐前进,就在吴宇舒开始匍匐前进没多久,忽然一根假阳具从下面直接顶住吴宇舒的阴道,吴宇舒放浪的大喊:「喔喔喔啊要被插进来了阿??喔喔好大根好大根等一下等一下阿阿喔会挤压到的啊??喔嗯哼啊啊啊停下来啊??」
  假阳具插进吴宇舒的阴道中,吴宇舒有种撕心裂肺的痛感在阴道中产生,但要是痛感那还好至少会让人想要逃离,但在「爱情转移」的药效下,吴宇舒感受到的是无边无际的欢愉。

  好不容易才脱离,就在沙坑边缘,吴宇舒又再次惨遭地狱般的虐待,花穴再次被过大的假阳具从后方爆插,同一时间,一支埋在沙坑中,只露出头来的愈大强劲按摩棒也在吴宇舒的花穴洞口开启,吴宇舒的表情淫荡的无法形容,只有屁股那个部位还能翘起,但每当吴宇舒翘起屁股,后面的那根过大假阳具就像涨了眼睛似地放出大绝,一撞便将吴宇舒撞回沙坑中,但这一撞回去,吴宇舒的花瓣和花蒂就瞬间被那散发着强而有力的震动的按摩棒震的让花穴中的母狗跳蛋共振,而这样来回,吴宇舒要是生过孩子,恐怕早已母乳喷尽,吴宇舒张着嘴浪声淫语:「不行了不行了又高潮了啊??又要喷了啊??天啊天啊爽死了人啊宇舒要变成母狗了啊??啊恩恩哼哼哼再来啊停不下来了啊??一直插我啊一阵搞我啊??喔喔嗯哼??」

  就在此时,吴宇舒不知道为何脑海中闪出了一些似曾相识的画面,主角都是自己,但确切的画面却是模糊不清的,就像隔了层纱一般,就在那些画面出现后,吴宇舒突然有了些理智,伸出颤抖的右手,仅仅以指尖触碰到沙坑外的地板,一切终於都结束了。

  「吴宇舒选手纪录为3。65M」朱老闆宣布道:「这场跳远比赛,由我们简懿佳选手获得冠军!」

  掌声如雷,五名主播皆被男伴搀扶着,尤其是吴宇舒,更是连脚都站不直,整能靠着大大抱着。

  「好的,休息一下,稍微吃点东西,补充一下体力,等一下是今天的最后一场比赛,击剑!」

  在控制室里,陈海茵正站在玻璃前面穿上胸罩,马老闆和朱老闆则是一个躺在地上喘气另一个倚靠在椅子上深呼吸。

  「刚才实在做得太好了,马老闆,谢谢你」陈海茵笑着说。

  「只要是让陈主播开心的事情,我一定在所不惜」马老闆说。

  「我也是」朱老闆附和道。

  「是说等一下真的要我先下场喔?」陈海茵问。

  「没办法,这次人数不够,需要让陈主播下去做搭配一下」马老闆回答「可是我不擅长」陈海茵边说边噘起嘴。

  「陈主播请放心,你一定会赢的,只要你能攻击到她,就一定不会有问题」马老闆安服着说。

  「是啊,而且等一下是由我来控制,陈主播,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吧,我绝对会把事请办得妥妥当当的」朱老闆拍胸脯说。

  「好吧,我相信你们,不过这样子真的好吗?一直让你们为我做手脚,大会那边」陈海茵有点不安地问。

  「安啦安啦,大会那边看的是收视率和收益,至於内容不要太超过都是可以的,上次在中国北京鸟巢里办的那场才是夸张,刘诗诗、范冰冰、Angelababy、迪丽热巴、林心如、林依晨、蔡依林、柳岩、杨幂和李毓芬十个人的那场,可是见血的,你都不知道刘诗诗被杨幂虐得有多惨,猛龙当时也在场,差点暴走,范冰冰更是不用说了,在摔角比赛中,可真是范爷,那个蔡依林和柳岩啊,胸部差点都被拽到没了呢!陈主播你这样子,只是小CASE而已啦,顺便还能替大会打商品广告,放心吧!」朱老闆笑道。

  陈海茵听完露出灿烂满意微笑:「那就好,等一下就依照计画行事,该让你们玩的,绝对不会少」

  「不过裁判怎么办?」马老闆问。

  「别忘了,我可是特别裁判,也算是一名裁判」陈海茵敲了敲太阳穴,说。
  「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马老闆说。

  「记得最高原则,绝不手下留情!」陈海茵要走出门时,还不忘回头叮嘱两位老闆。

  另外一方面在宿舍中,虽没有拿下冠军,但也是凭着一股不服输的精神而扭转了颓势,一跳获得第三名的吴依洁,双手正被白牛的左手压着,紧贴在墙上,吴依洁表情非常享受,衣服被撩了起来,露出一对浑圆的胸部,而白牛则是将脸埋在其中,嘴巴不停地吸吮。

  「喔呜喔嗯哼奶子被吸的好爽啊??喔嗯哼呜呜呜呜白牛哥哥吸的妹子好爽啊??喔嗯哼哼好舒服再来不要停不要停喔喔喔嗯对??对就是那里啊啊啊啊啊啊??」

  白牛的嘴对准了吴依洁的乳头,猛一个吸吮,接着又突然放掉,这一吸一放发出了淫荡的一声:「啵!」吴依洁同时抖动了一下。

  白牛的右手伸到吴依洁地裤子里头,经过才一番的折腾,吴依洁的嫩穴早已经泛滥潮湿的像是刚从水中上岸一般,白牛用手掌摩擦吴依洁穿过阴唇包覆的阴蒂,让吴依洁不断前后震动24吋的柳腰,张开的嘴发出声声吐息声。

  「嗯哼嗯哼喔喔喔嗯好舒服啊??再来再深一点我还要??喔嗯哼依洁还想要??依洁最喜欢白牛哥哥了喔啊??白牛哥哥最厉害了喔嗯好爽哼哼??」
  「这么喜缓被我的手插,是吗?」

  「喔嗯哼哼停不下来了??依洁被白牛的手喔喔嗯??快要被插爆了啊嗯哼??腰都停不下来了一直配合着白牛哥哥的手??喔嗯哼不行了啊要高潮了啊??」
  「这样就高潮,那你这样子会怎么样呢?」白牛边说边加大手部抽插阴道的力量,吴依洁整个人都快要被白牛的手顶的离开地面了。

  「啊啊啊嗯好爽好爽??依洁便的好淫荡了啊喔嗯白牛哥哥??依洁的好哥哥让依洁便的好淫荡了啊??喔嗯哼再来再来喔喔喔高潮高潮??比高潮更爽了啊喔喔喔??」

  白牛忽然身子向前压,接着吻住吴依洁的娇唇,右手快速地深掘吴依洁的嫩穴内部,吴依洁白眼狂翻、身体不由自主地抖动。

  没有任何一点喘息的空间,就在吴依洁被手搞到高潮不止的时候,白牛忽然将手抽出,接着把吴依洁往床上一推,吴依洁美丽的脸蛋朝下的趴在床上,一对翘臀如今是越发的勾人。

  白牛用力将湿透的短裤扯下,浑圆的美臀在断裤和内裤都不见后直钩男人的性欲,白牛二话不说,脚一跨,便坐上了上去,而那根早已膨涨地如根牛角的肉屌狠狠狠的插近吴依洁的嫩穴中。

  「喔喔喔天啊天啊好哥哥我的亲哥哥啊??要死要死了啊我的天啊我的天啊我的阴道被干死了啊??喔喔嗯哼白牛哥哥插死依洁了啊喔喔??」

  白牛双手压着吴依洁被,腰桿子迅速的摆动,吴依洁的浪叫声更是不绝於耳:「好爽好舒服好爽啊依洁最爱被白牛肏了啊??喔嗯哼再来依洁是头发情的母牛喔嗯哼要被白牛哥哥用牛角棒干死的发情母牛??喔喔嗯哼再来啊不要停不准停喔喔嗯哼哀啊啊啊啊啊??」

  掐住吴依洁的脖子,吴依洁面露痛苦表情,在没有爱情转移的转化下,痛楚清清楚楚的烙印在吴依洁的身上,吴依洁哭喊着:「喔喔喔插进来??被白牛歌歌的大肉棒插进来了啊??喔喔嗯哼大牛屌实在??不行了啊依洁这样被干会变得非常淫荡的啊??」

  「来吧!不停地叫!不停的高潮!」

  「要去了要去了??你的大牛屌好强壮啊??喔嗯哼呜呜呜??不行了停不下来了啊喔喔喔嗯哼依洁要变成骚妇了啊喔喔嗯哼??再来再来好舒服好爽啊」
  白牛松开掐住吴依洁脖子的手,改抱起吴依洁的纤腰,让吴依洁与床面成一个三角形,而白牛则是站着,疯狂地操干吴依洁的骚穴,像是看见红布的牛一样的不会自制。

  「呵呵呵不行拉??要去了要去了又要高潮了啊??爽不停了啊??你的大肉棒好快又好猛啊??牛哥哥的牛屌实在太牛逼了喔喔嗯哼啊啊啊高潮了啊??」
  在击剑场旁边,李亚蒨转身悄声地问吴宇舒:「宇舒,你的男伴呢?」
  「他说他临时接到公司的通知,需要他回去支援一下,估计要摄影个两三个小时,他说录完了就会回来」吴宇舒有点抱怨地说道。

  「那怎么办?只剩下你单独一人诶」

  「只能自立自强了啊,不然还能怎么样?」吴宇舒无奈地摇摇头。

  这时马老闆走上台,对着观众、摄影机、空拍机、工作人员、裁判们以及五名主播一一鞠躬后,说:「我是运动会的下半场主持人,请大家多多指教」
  拍手声后,马老闆又接着说:「那么事不宜迟,就让我们揭开第三场比赛吧,击剑!依照惯例,请看示范影片」

  只见萤幕上又出现了画面,这次是hebe田馥甄以及赖雅妍,不过令人感到讶异的是竟然都是全裸,田馥甄的161。5公分高33C2434以及赖雅妍的172公分高32B2435的好身材都是一览无遗,但当两人移动时,却会产生一些的反射光,仔细一看,胴体上有着一层水状的薄膜,仅仅浮贴在肌肤上。

  所谓「长一分,多一分胜算」,赖雅妍一开始的攻势非常的猛烈也非常的有自信,手上的剑又快又狠地不断朝着田馥甄攻击,只见田馥甄一个闪避不及,左乳被刺到,就在那一瞬间,田馥甄的脸上出现了高潮的表情,大声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啊??被电到了啊啊喔喔噷胸部胸部好舒服啊??」

  萤幕再次变黑,马老闆说:「因为击剑这项运动比赛非常地重複,所以这次的示范影片非常的短,简单来说呢,不过大会也做出了一些规则的修改,等一下会请我们的裁判长说明,简而言之就是不要被对手的剑碰到,也同时要拿剑去碰到对方的身体,本次皆採单一淘汰赛,而由於人数的不够,我们力邀我们的特别裁判长陈海茵小姐一起与我们做竞赛」

  马老闆不过刚说完,吴宇舒本能反应地皱起眉头,心想:「来搅局的!」
  而陈海茵看向吴宇舒,也心想:「吴宇舒,你等着瞧好了!」

  「OK,那么接下来,请各位抽籤抽顺序吧」

  一名黑人工作人员拿了个籤筒来到穿着紫罗兰紫的丝质拳击袍的陈海茵面前,陈海茵随手一抽,抽完之后,工作人员又依序让其他五名主播抽籤. 最后一名朱芳君抽完后,黑人工作人员离开,马老闆说:「好的,请举起自己的籤」

  六支籤同时举到高空中,萤幕上立即出现分组表,马老闆笑着说:「分组名单已经排出来了,第一场就由我们特别裁判长陈海茵对上吴宇舒选手」

  吴宇舒愣了一下,心忖:「是有这么刚好?」

  只见穿着肤色雪纺纱上面绣有白花的拳击袍的吴宇舒缓缓走上剑道,裁判长丰哥站到中间,手上反握着两把剑,说:「本次比赛採取单一淘汰制度,时间为五分钟,得分部为分为高得分区与低得分区,低得分区为头、脸、手和小腿,攻击一次得一分,其他部分为一次两分的高得分区,以最快得到七分者为胜,但若在五分钟之内未能分出胜负,将会以高分者为胜,两位选手,了解吗?」

  「了解」陈海茵说,吴宇舒点头,丰哥又说:「请脱衣」

  吴宇舒怀疑了一下,但见陈海茵163公分33C2535的身材竟是毫不犹豫地从拳击袍中展现出来,吴宇舒虽有点不甘愿,但身体受催眠之影响,也就跟着脱了下来。

  丰哥将剑交给两人,不过刚握上剑柄,就感觉从剑柄与剑身的连接处发出一种看不见得也没什么太大感觉的水状薄膜覆盖在身上,马老闆说:「这是大会的全新科技,能非常有效的保护各位参赛者的玉体,同时也能达到计分效果」
  丰哥在两人间看了一次后,问:「都准备好了吗?」

  「嗯」吴宇舒回答。

  陈海茵点点头,同时朝马老闆看去,马老闆眨了眨眼以示收到,丰哥说:「那么,噹」

  丰哥敲铃后,陈海茵迅速地往前跨出一步,剑也笔直地直刺吴宇舒的左腰部,吴宇舒一个侧身,闪了过去,但就在吴宇舒要趁机会提剑攻击时,忽感右手虎口一阵酸麻让吴宇舒不仅错过了攻击的好时机更带来了巨大的危险。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痾」吴宇舒在被陈海茵一个横打,打中手臂外侧后叫了出来,吴宇舒只感觉一股电流非常快速地窜过身子,但大概又是因为在进入会场之前被要求喝下的含有春药「爱情转移」的水,被电的痛感一下子就消失了,但令吴宇舒意外的是取而代之竟是如大海中翻滚的浪潮一样的快感袭来:「怎么会突然这样子??痾痾嗯哼呜??为什么会这么电啊啊哼小穴啊啊啊啊??不行了好想要痾痾嗯哼可恶??忍不住啊??」

  吴宇舒跌坐在地,左手摀着乳房,喘着娇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但从小穴和乳头传来的性欲却逐渐压垮着吴宇舒的意志。

  陈海茵转过身,走回起始位子,丰哥来到吴宇舒身边,问:「还可以吗?」
  吴宇舒点点头,站起身子,也走回起始位子,丰哥再次到中间,「噹!」的一声战局再开。

  「喔喔嗯??」吴宇舒在闪躲间因为肌肤的摩擦而产生让刚才产生的快感加剧,让吴宇舒不由自主地叫了声,他心想:「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振作!」
  举起剑,吴宇舒一个矮身躲过陈海茵直刺的一剑,眼看着吴宇舒由下往上刺的剑尖就要得手时,吴宇舒的脖子被狠狠的电了一下,吴宇舒叫道:「啊是谁电我?」

  「不是谁电你,是你要被我电!」陈海茵说完,一个翻剑,直戳吴宇舒的背,剑用力地戳了一下,吴宇舒立即趴倒在地,强劲的电流自刚才在宿舍里被大大狠狠吸亲吻过的美背中窜进体内,吴宇舒呻吟:「啊啊啊啊好舒服??怎么会这么舒服??喔恩哼痾痾痾为什么我会被电得好舒服啊??痾痾痾要死了这样子被电??刚才也被电的快要死掉现在还要被电??啊啊啊喔痾痾痾唔全身都开始变得不对劲了啊??」

  接下来的几秒可以说是令台下的主播们和裁判们看的是非常傻眼,但对於观众而言却是非常的兴奋,只见陈海茵刚才那一下把吴宇舒整个人都戳在地上后,剑尖却还是一直停在吴宇舒的背上,换言之电流不断地自吴宇舒的背传入体内,吴宇舒被电击地不断浪叫着:「爽死了爽死了喔恩??喔恩哼痾呜呜呜好爽啊??全身都被电的好酥麻啊??喔喔又来了啊传到小穴里面来了啊喔喔喔喔??不要不要要高潮了啊宇舒又要被电到高潮了啊??」

  陈海茵一把抓起吴宇舒的头发,蹲下身子说:「吴宇舒,你认命吧!」
  吴宇舒看斜眼看向陈海茵:「想都别想」

  「刚才可不是我在那边喊好爽的,吴宇舒,就说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不要在那边装气质装清高,整个新闻圈中谁不知道你进马英九家就像在进便利商店一样的自然」

  「你好意思说我」吴宇舒用剩下些许的意志,瞪向陈海茵,说。

  「当然,至少我不会在那边装,吴宇舒,等一下要从哪里先下手呢?听说你的腹部很敏感」

  说完,陈海茵松开手,站起身走回原位,丰哥看向陈海茵,陈海茵微微一笑,丰哥走到吴宇舒身边,蹲下来,轻声地说:「吴主播,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成这样子」

  吴宇舒不断的调整着呼吸,但刚才被陈海茵这一戳,吴宇舒基本上已经有一半都已经陷入欲火之中,双颊红的宛如颗上等新鲜的富士苹果,她坐起身子:「事到如今,说再多都已经没用了」

  吴宇舒站起来,看向一脸骄傲样的陈海茵,心忖:「陈海茵,你记着」
  「噹!」第三回合,吴宇舒转守为攻,快速逼近陈海茵,这个举动倒是让陈海茵不知所措,就在电光火石之间,惊传:「啊啊啊啊啊啊这电流痾??好麻啊全身都快麻了啊痾喔喔嗯哼??传到我的胸部上来了啊喔喔嗯哼??」

  只见陈海茵双手摀着胸,坐在地上喘气,但脸上却是享受的样子,再看吴宇舒头也不回地转身回到起始点,记分板上如今是2:2。

  第四回合,吴宇舒和陈海茵双方缠斗了几十秒后,忽然吴宇舒的脚后跟传来一阵刺痛感,吴宇舒一个分神,来不及闪开,左肩头被狠狠刺了一下,吴宇舒跪了下来,撑着地板,但那柳一般的纤腰却不停上下抖动,吴宇舒忍不住地呻吟:「我的胸部痾痾痾好刺痛啊喔喔??好像被人咬了啊啊啊不行啊不要再咬乳头了啊会高潮的啊喔喔嗯哼??」,比分来到3:2。

  在第五回合开始之前,陈海茵又往马老闆看了一眼,马老闆点点头,转身朝控制室那边比了一个动作,丰哥虽已发觉,但怎么说陈海茵都是自己的女人,也就没有说破,敲铃之后,双方都快速逼近对方,生死一瞬,在外人看来是同时打到了,但却只有吴宇舒脚尖猛力垫了起来,剑掉落在地,张大了嘴发出浪叫声:「不行了啊痾痾痾我不行了??痾痾啊高潮高潮了高潮了啊??宇舒又被电到高潮了啊??喔喔喔不行停不下来??好想好想要被操啊大大??痾痾啊??」
  又见吴宇舒坐了下来,双脚打开成M字状,已经不管任何事情了,徒手就对着自己的阴蒂狂捏爆搓,另外一支手则是玩弄着自己的酥胸,击剑场上顿时淫靡非凡。

  「哼!不过就是个婊子!在那边装清高!再翻白眼啊!瞧你现在爽地翻白眼!」陈海茵耻笑着说。

  「好爽好爽痾痾自慰不够啊??啊啊又来又来了为什么停不下来啊喔嗯哼??好爽全身都好想要被摸被打啊??喔喔嗯哼小穴又被电到缩起来了啊??喔喔喔药喷了啊??」

  吴宇舒忽然的潮吹,瞬间引起全场骚动,特写镜头完全关注在吴宇舒地M字腿上,那不断颤抖的下体勾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性欲。

  5:2

  「陈海茵的赛末点」丰哥在吴宇舒高潮完后,说。

  吴宇舒气喘吁吁的爬起身子,捡起剑,有些站不稳的站在起始点上,反观陈海茵泰然自若地站着,脸上表情满满的是:「我赢定了!」

  铃声一下,陈海茵迅速靠近吴宇舒,吴宇舒如今能站着,大概也是纯粹靠着本能站着,身心灵都已经浸泡在欲望之泉中的她,要说站起来可能是为了让自己能迎接更大的高潮。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吴宇舒成功了,陈海茵的剑直刺了吴宇舒的阴道,只见宇舒张大嘴的叫道:「穿了??穿了??刺穿了啊啊啊??喔喔喔??好爽啊??又是电??又是震动的??震的小穴好痒啊??舒的小穴受不了了??好想要肉棒插啊」,胜负已分,但陈海茵并没有收手反而是顺势将吴宇舒阴道中的剑拔出一个华丽的转身,来到宇舒身后细剑削砍吴宇舒屁股,一声:「啪!」,吴宇舒再也站不住,整个人坐在地上,比刚才更淫荡的自慰,这次已经把手指头都插进去了,吴宇舒放声荡语:「好爽好爽不行了已经受不了了??痾我不行了宇舒想要被插了啊啊快来啊喔喔嗯哼??小穴好空啊被电到已经高潮了啊??谁来就宇舒啊??怎么样都可以啊痾痾痾喔嗯哼??」

  吴宇舒疯狂地插掘自己的花穴,淫蜜是不断地随着手部的活塞运动而溅出,吴宇舒觉得不够,更是捏压自己的如樱花般的美丽颜色乳头,这一捏压攘吴宇舒的自慰更加地壮绝,整个人都弓了起来成了一个拱桥状。

  「要喷了忍不住了啊??宇舒要自慰到潮吹了啊大大哥哥??宇舒不行了啊喔喔嗯哼高潮好爽好爽好想要有根大肉棒来插我啊??宇舒已经变的好淫荡了啊快啊喔喔嗯哼喷了啊??」

  足足喷了快要一分钟的水量,等吴宇舒软下身子,吴宇舒已经昏了过去,丰哥向后面的工作人员大喊:「医护队!快把人送去医疗室!」

  马老闆再次从后面走到台前,看着在台下等候的四名主播,说:「接下来的两场初赛,我们将会分为A、B场两个区域同时进行比赛,A场地为李亚蒨选手对上吴依洁选手,B场地为朱芳君选手对简懿佳选手,请四位选手各就定位」
  只见A场地上,李亚蒨穿着一身鲜艳橘色的拳击袍,宽松的拳击袍却还是遮掩不了李亚蒨火烫烫的身材,深邃的乳沟依然是显而易见,至於吴依洁,粉红色的带有荷叶边的拳击袍让吴依洁雪白的肌肤更加的透亮,胸部比不过李亚蒨,吴依洁却在翘臀上争胜,浑圆的俏臀差点让拳击袍快要遮不住,毫无一丝赘肉的俏臀让人看了不由自主地吞口水。

  脱去拳击袍,李亚蒨跳了跳做热身,一对Gcup的巨乳上下震动地宛如地震一样震撼人心,之后又双手十指交钩、弯身至90度做伸展,那对巨乳不仅因为双手拉直而被挤压更澎,还因为不可抗拒的地心引力让一对巨乳垂落,再加上冷气的关系,深色的乳头凸起地令人更是双眼发直。

  A场地的裁判是由猛龙以及金义两人合判,金义将剑交给两位主播后,与站在对面的猛龙互看了一眼,两位主播在握住剑的瞬间,就被防护膜包覆,吴依洁站在右边,李亚蒨站在左边,两人的眼中是互不相让的竞争。

  「依洁,这次我不会再让你侥倖了」李亚蒨心想。

  「亚蒨姊,我是绝对不会输的」吴依洁心想。

  另外一边的B场地,简懿佳的黑色滚银边的拳击袍让简懿佳霸气外露,举手投足间近是夺冠热门的姿态,但在简懿佳的脸上却是有着丝丝的不安,毕竟看到吴宇舒在台上的窘态和最后的癡态,简懿佳光是想到就浑身打颤。

  而朱芳君呢,一袭大红色的拳击袍,袖子上还巧思地利用镂空来增加设计感,一双大小腿分明的美腿和爆乳的身材,让这件拳击袍看起来格外的小件合身,朱芳君脸上堆满了笑容,频频向观众挥手,鞠躬敬礼,在拳击袍交叠的地方,一条黑色的深沟特别的引人注目,而这样地从容,恰恰与简懿佳形成了相当大的对比。
  A场地的赛局已经开始,吴依洁首先一个跨步上前,李亚蒨也不甘示弱地挺剑上前,接着吴依洁做出了一个假动作,身体轻轻向右靠,李亚蒨一看有机可乘,便要往吴依洁的右腿攻去,殊不知吴依洁忽然一个收势,接着侧身一点,剑尖虽看似鸿毛轻点李亚蒨的左乳头,却带给李亚蒨重如泰山的冲击和刺激,李亚蒨向后连退几步,左手抓着左乳头,却还是忍不住的颤抖并且叫喊:「痾痾痾痾又是电??不要再电了啊??喔喔喔一开始就是乳头不行啊??亚蒨要受不了了啊??喔嗯哼好痒啊全身都热了啊??」

  电流退去,李亚蒨大口喘了几口气,再次站到起始点,吴依洁问:「还受的了吗?」

  「我是不会输的!」李亚蒨说。

  铃声又响,李亚蒨又是主动进攻,吴依洁心里虽感意外,但也觉得甚好,跨步向前,细剑一横,眼看再一秒便能直取李亚蒨腹部,却说李亚蒨前脚脚踝一弯,竟是一个以前脚为轴的转身,一对巨乳甩晃间碰撞到了吴依洁的手臂,让吴依洁身体稍微不稳,李亚蒨漂亮的一个横打,打在吴依洁的美臀上,吴依洁汪汪大眼瞪大地往前踉跄了几步后,向前跪倒:「怎么会这样我的屁股??喔喔嗯哼可恶你犯规??啊啊啊被电了被大力的电击了啊??好舒服好像被好几双手打一样??喔喔喔嗯哼」

  「二比二,吴依洁,又回到原点了,接招吧」李亚蒨用剑尖指着吴依洁的脸。
  「哼!赢的人绝对会是我!」吴依洁用剑身将李亚蒨的件压下,说。

  再启的战局,剑身不断地交击,「铿锵!铿锵!」的声音让观众们各个血脉沸腾,一个是五名主播中的巨乳担当,另外一个则是翘臀担当,又再加上系出同源,如此美妙的组合,只恨命运的作祟让他们在初赛就遇到了对方。

  「中!」李亚蒨高声一喊,只说李亚蒨使出平时做瑜珈的高柔软度,一个急煞后身子向后弯,吴依洁一个收劲不及,腋下裸露出来,李亚蒨快速一个上砍,电流藉由水状的防护膜上快速跳动流窜,先是跳到了吴依洁的侧乳上,打转了一下子后,又扩散开来,上达吴依洁的锁骨,下至吴依洁的肚脐下缘,差不多是膀胱的位子,就在三点上头着床后猛力跳动电击,吴依洁全身肌肉紧绷,垫起脚尖,双手摀着肚子,却止不了喷发出来的花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喷水了啊??喔喔高潮了啊??我的天啊我的天啊要死了??被电又喷水潮吹我的脚??啊啊啊脚也被电到了啊喔喔哼??」

  在B场地,比赛也是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第三局刚结束,比数4:2,只见简懿佳跌坐在地上,不断搓揉着自己的私密处,淫叫着:「好爽好爽喔喔喔刚才那一下??喔嗯哼太强了太强了这个电??喔嗯我不行了懿佳要高潮了啊??喔喔嗯哼阴道爽死了阴道爽死了??」

  朱芳君虽是面露娇红,却还是笑着,因为她知道刚才自己那一下是刺了简懿佳毫无防护膜保护的阴唇,而在一边的观战的陈海茵点点头,心想:「这个朱芳君真是个可塑之材啊,要她喷就帮我把沙坑喷的超湿,现在指定要他攻击简懿佳的下阴处,就真的攻击到了,非常好」

  第四回合即将再次开始,简懿佳在前三局是抛开了被电的恐惧以及变成跟吴宇舒一样的担忧,尽全力的攻击,但刚才那一电,让简懿佳连下两城的信心少了一大半。

  朱芳君看向陈海茵,陈海茵虽是双手抱胸,但却是用食指搓了搓自己的胸部,朱芳君了解陈海茵的意思,看回面露不安的简懿佳,朱芳君想着:「看来对胜利的执着和冠军的包袱已经压道你快要受不了了吧,简懿佳就让我来帮你解脱吧」
  铃声作,身影动,简懿佳心中的不安让简懿佳躁进,而这正是陈海茵预测到且告诉朱芳君的,只要一次攻击得逞,就会有胜算。

  简懿佳明知道击件并非像跆拳道那样属於大开大合的运动,而是讲究速度、技巧、准确性和灵活性的运动,却在躁进中忘了这一点,固然是强而有力的攻势,但破绽却是百出,又再加上陈海茵在一旁的指示控制做小动作,简懿佳微微的感觉到一股微弱的电流在身上流窜着,但他一心只想尽快结束比赛,所以也没有停下来思考,但看似毫不起眼的干扰,却确实令简懿佳攻势少了三分凌厉,而朱芳君就是抓住这三分的差距,一个脚步移动、侧身、剑上挑,带着电流的细剑剑身准确地攻击到简懿佳的下胸。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电了啊??」简懿佳大叫,这次脚步非常的不稳,像风中枝叶一般地一边游移边叫:「怎么会这样子我怎么会这样??啊啊痾痾痾嗯哼我的胸部我好舒服啊胸部被电的好舒服不行了不行了??」

  4:4

  简懿佳在第五回中更是压力沉重,吴宇舒高潮到昏过去的画面更是清楚、挥之不去地映在脑海中。

  朱芳君仍旧採取被动姿态,等简懿佳攻过来,眼看这一次瞄准的部位左手腕就要得手,突然踩到刚才简懿佳因为做在地上高潮而喷出的水,脚步一个不稳,错失了攻击良机地同时,也招来致命杀机,简懿佳轰天一击,打在朱芳君的肩上。
  电流悄声无息地顺着不断流动的水状防护膜而遍及到全身,更因为方才前两局被攻击的侧乳和大腿内侧两处,残余的电量招来了更多的电流,电流不仅汇聚到那两处,更往乳头和阴蒂去,朱芳君霎时间向前弯,剑都掉落在地上了,一手抓胸一手按逼,高潮的不能克制自己:「爽死了啊阴蒂被电到了啊??乳头也是啊??好像被咬被吸一样啊??我的天啊爽死我了啊芳君要变成母猪了啊喔喔嗯哼??」

  镜头再切回A场,第六回合在等待着李亚蒨和吴依洁两人因为同时一起攻击到对方的下体而一起剧烈的高潮,选择观看A场地的观众们发出鼓譟声,鼓譟声让两人的高潮更佳的剧烈。

  「我的小穴我的小穴喔喔哼??被电了啊我的妈呀不行了忍不住要喷了啊喔喔嗯哼痾痾痾??好像是被捅了一样啊亚蒨爽啊亚蒨爽个不停了啊??」

  「白牛哥哥的大肉棒插死我了??爽死了啊壮壮哥哥也在插我??依洁好爽好爽啊喔喔嗯依洁的骚穴被两根大肉屌轮插了啊喔嗯哼喔喔爽翻了啊??」
  白牛和壮壮听到了,两人虽不熟,但还是相视而笑,白牛说:「看来他还没忘记你」

  「真是抱歉,有时我还是会去找他温存一下,情不自禁」

  「那盈秀我就不客气了」

  「请自便,都是大会的,不是吗?」壮壮笑着说。

  「双方比分来到六比六,是这场比赛的赛末点,谁先得分谁就是能晋级决赛的人」马老闆转播道。

  只见吴依洁和李亚蒨都将这一次视为最后一次,铃声一下,两人都是舍下华丽的动作,而是最为朴实的正面交锋,比的是最原始的力量,速度。

  「喔喔喔不行了啊??真的忍不住了啊我的浪穴喷水了啊??啊啊啊啊停步下来了啊??爽死爽死了啊??胸部被电得好爽啊还有没有啊喔喔喔喔??」
  李亚蒨跌坐在地,喘着气,转过头看见吴依洁已经无法再握剑,双手捧着一对奶,不停地搓揉淫叫着,直到电流结束,才由金义搀扶着走出击剑道。

  李亚蒨站起身,心想:「吴依洁,你是个好对手,我承认」

  「两边都分出了胜负,而由於陈海茵选手因身体感到不舒服,所以弃赛,接下来的决赛就由A场地的李亚蒨选手与B场地的朱芳君选手进行对决」

  李亚蒨和朱芳君两人同时挺起胸膛,一阵乳波荡漾,全场鼓动的情绪瞬间拉到最高点。

  丰哥走到中间,将红蓝双剑分别交给朱芳君和李亚蒨,丰哥说:「规则一样,两位,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李亚蒨说。

  「随时都可以」朱芳君说。